Skip to content

Tag: 親子

跟著兩小玩打工體驗:台北BabyBoss

知道台北有座兒童職業體驗城Baby Boss,已打定主意帶頭等艙孖寶去遊玩——因為媽媽我自己小時候也好喜歡這類體驗扮演式的遊戲,現在跟著兩小再活一次童年啊。

明日文青之旅:台北花博公園

今天的兒童,可能是明日的文藝青年。知道台北有座花博公園,是因為今年二月,台北特色公園之一的舞蝶共融遊樂場,在這兒開幕。但想不到,很多打扮時尚的年輕文青也會來這個以環保為主題的公園,播著勁歌音樂,盯著展館的反射投影集體練舞;多帶孩子來看看,感受一下文藝氛圍也是不錯。

親子港式桌遊《動物拯救隊》開箱文

每個人有一個故事。每個城市也有自己的故事。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說到底是我和孩子們土生土長的城市啊。香港的孩子們有專屬的玩意麼?當上媽媽以後,經常留意日本、德國或美國推出的玩具:為甚麼好玩的都是外地設計?難道香港不能有自己出品的玩意嗎?

你今年「母親節」了沒有?

「你地班X街!咁都好玩?」在家長whatsapp群組裡,傳來這樣的一段錄音。之前的對話,是大家互相傳送「母親節快樂」的圖像和賀語。留言的是一位媽媽,素未謀面,因為她從沒接送孩子上學,也沒有與孩子同住。後來那位媽媽退出了群組。

港島燈塔奇洞小探險:鶴咀海岸保護區

在香港帶孩子生活,有時候社會氛圍壓力大得叫大大小小都透不過氣來。不過,還好香港有山有海亦有保護良好的大自然資源,只要爸媽願意花點耐性和揮灑一點汗水,無需昂貴入場費,便可帶小孩玩個夠,來一次小小探險。

聽聽孩子身上的錄音器:讀《最喜歡媽媽了!》

現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科技流行;假如在孩子身上掛一個錄音器,錄下他一整天(甚至一星期)到底聽過甚麼說話,然後拿回來分析:到底甚麼句型出現最多次?孩子每天是聽著甚麼長大的呢?

從家課戰說起:不認同孩子,媽媽還愛嗎?

「你女兒好有耐性,跟我一起摺紙摺了好長時間呢。」「看得出澄澄寫字很認真,功課簿上的配圖也花了好多時間細心地繪畫呢。」身為媽媽,經常聽到這類稱讚女兒的評語,心裡總冒出一句:「跟我自己很不一樣呢。」

二孩媽的覺悟:放下,海闊天空

「爸爸返工啦!」丈夫準備出門,每天早上都準時起床的一一少爺,跑過去一把抱住爸爸的大腿不讓他離開。爸爸一轉身彎腰湊過去兩歲多的小人兒,用臉上的鬚根「刮」上小臉蛋,還伸手呵癢——「咔咔咔」清脆的笑聲傳來,兩父子玩得不亦樂乎。「你好像沒怎樣這般跟澄澄玩過呢?」「是啊,現在輕鬆多了。」

佻皮男孩媽的修煉:讀《我想做壞事!》

「這個簡直是阿一來的。」家姊澄澄指著繪本中的主角,如此評論。書中描繪小男孩想做「壞事」,他做了好幾件事,全都是我家一一少爺曾經做過的!偶然在圖書車翻到這本繪本,一翻看可不得了——難道作者在我家安裝了監視器嗎?好動、調皮、腦筋靈活的小伙子要搗蛋,到底要做甚麼?

我是小威風:香港消防博物館

「小朋友過來吧,到那邊穿制服拍照吧。」甫到達建築簇新的消防及救護教育中心暨博物館時,職員友好地招呼道。「看你這小帥哥要戴帽子才像救護員啊!」一向討厭戴帽子、才兩歲多的一一少爺,竟也願意好好佩戴那頂藍色的鴨舌帽。「嘩你這裝束連褲子也配備,背上還有滅火筒非常像樣呢。」另一邊箱五歲多的澄澄穿上消防員行動制服,兩姊弟並立,好不威風。

為甚麼嫲嫲外婆都認定:媽媽縱壞孩子?

把孩子交給嫲或外婆照顧時,當媽的總會有點擔心孩子被寵壞慣壞,回家後陋習難改呀。但很多時候,每當我們接回孩子時,總接到投訴:「孩子一整天在我這兒乖得很,非常聽話;但只要你一出現,孩子就亂來哭鬧發脾氣——是不是你平常縱容孩子,讓他有恃無恐?」「就是你不會罵孩子,他們就欺負你了!」冤呀。

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

小小鐵路迷福音:港鐵沿途有禮桌遊@樂在棋中

「我們今天要去哪兒?」「乘坐地鐵,要轉車嗎?」「哪一個站下車?甚麼時候會到?」五歲的女兒澄澄,問題天天都多,甚麼都要問到底。我有時候反客為主,反問她:「你猜到站時哪邊門會開呢?」「你數得到關門前的嘟嘟聲響共有多少次嗎?」「你看那塊顯示屏,還有多少分鐘列車會到達呢?」「下一個站的月台牆壁會是甚麼顏色呢?」

「唔係小兒科」的兒童職業體驗:未來事業所@錢家有道

「請問這位客人想吃甚麼?」五歲女兒澄澄一臉認真的問我,還仔細地在我工作枱上用小紙條寫上數字作為「枱號」。「麻煩你漢堡飽呀!」「哦!我現在就去準備。」然後她就忙著把玩她的「煮飯仔」玩具——這是我家小孩經常帶領我玩的角色扮演遊戲呢。

好想睡覺的媽媽:讀《好想睡覺的小象》

「今晚早點煮飯早點吃晚餐早點送孩子睡,我們也可以早點好好休息,好嗎?」丈夫跟我說。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有哪一個黄昏我們不這樣許願?有哪一天晚上我們不這樣祈禱?」對頭等艙爸媽來說,最困擾不是甚麼「養小孩都很費」或花費心思時間說故事陪玩之類;而是每晚人已累透還得與不願睡覺的孩子角力;好不容易待孩子睡去,卻要與自己的肉體搏鬥,勉強硬撐才有一點獨處時間(me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