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家庭

你今年「母親節」了沒有?

「你地班X街!咁都好玩?」在家長whatsapp群組裡,傳來這樣的一段錄音。之前的對話,是大家互相傳送「母親節快樂」的圖像和賀語。留言的是一位媽媽,素未謀面,因為她從沒接送孩子上學,也沒有與孩子同住。後來那位媽媽退出了群組。

零小孩的自由:頂客族Wing

寫在前面|孩子數目多與少,樂意選擇最重要 與情人結婚組織一個家以後,不可能迴避的一個大議題:要生小孩嗎?生的話,希望有多少個?我們身處的社會很奇怪,對沒有孩子的夫婦,新年才見面的親友可能追問:「為甚麼不生呀?」好了,到宣佈懷有第一個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孩子,家中長輩卻告誡你們:「好了生完這個便不要再生了,不然太辛苦負擔不起。」多少個孩子,才是理想數目? 無論多少,或是選擇不生育,每個家庭,都各有故事緣由,謝絕塘邊鶴在旁𪘲牙聳䚗。最重要,還是自主抉擇,甘心樂意接受決定帶來的新生活。 讓我們由「零個小孩」的家庭開始,了解孩子數目背後的甜酸苦辣醎吧。

佻皮男孩媽的修煉:讀《我想做壞事!》

「這個簡直是阿一來的。」家姊澄澄指著繪本中的主角,如此評論。書中描繪小男孩想做「壞事」,他做了好幾件事,全都是我家一一少爺曾經做過的!偶然在圖書車翻到這本繪本,一翻看可不得了——難道作者在我家安裝了監視器嗎?好動、調皮、腦筋靈活的小伙子要搗蛋,到底要做甚麼?

為甚麼嫲嫲外婆都認定:媽媽縱壞孩子?

把孩子交給嫲或外婆照顧時,當媽的總會有點擔心孩子被寵壞慣壞,回家後陋習難改呀。但很多時候,每當我們接回孩子時,總接到投訴:「孩子一整天在我這兒乖得很,非常聽話;但只要你一出現,孩子就亂來哭鬧發脾氣——是不是你平常縱容孩子,讓他有恃無恐?」「就是你不會罵孩子,他們就欺負你了!」冤呀。

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

我的「抱偶式育兒」

原來,最近興起一個新名詞——「喪偶式育兒」:不留情面指控爸爸在育兒上長期缺席,讓媽媽感到有如單親般獨自帶孩子。

就是沒膽量:讀《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為甚麼你不請工人姐姐?」是啊,為甚麼不?從未想過要留在家裡全時間當「媽媽」的我,卻在四年多前女兒澄澄出生後,人生翻天覆地了。照顧日夜哭鬧的「頭等艙寶寶」,差不多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要全力跑的這場馬拉松,不是媽媽就是爸,不是爸爸就是媽⋯⋯只有丈夫和我接力賽跑,要喘息就得推對方上場跑,應付永遠做不完的磨人家務,幾近崩潰。

媽咪有多討厭?小人兒最知道!

「媽媽,你不如返工啦,澄澄爸爸湊你啦。」(媽媽你倒不如上班吧,澄澄的爸爸照顧我就可以了。)女兒澄澄睜大雙眼,用著可愛真摯的童聲一本正經地對我說。快要滿28個月大的小人兒口齒伶俐,語意清楚,說出來的句子段落都富有紋理符合邏輯,只是偶然還搞不清「你」、「我」這些代名詞的用法。所以,聽到她這樣說,我不能以「孩子亂說話」為由輕易打發。小小孩子是不會撒謊的,是最誠實的鏡子。

東離西有多遠:搬家記下集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想不到北宋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頗能描繪頭等艙搬家前夕的心情。春季天氣連續十來天都是陰霾刮風下雨甚至落雹,一下子炎熱下一刻又變得寒涼,人也跟著低沉。女兒澄澄發燒感冒咳嗽,丈夫忙著東奔西跑籌措搬家事宜,摟著鬧別扭的小人兒,活在紙箱陣的圍城家裡頭,怎一聲唏噓了得。

孩子,請別再躲了:讀《幸福童年的祕密》

「澄澄,你在哪兒呀?為何不見了你呢?」我刻意提高聲線呼叫,頭往左往右張望,扮作尋找女兒。兩歲的小人兒剛洗完澡,手抓著包裹身子的大毛巾來掩著自己的眼睛和臉,人卻是光條條濕漉漉地躺在座椅上。澄澄聽見我誇張的呼喊,咭一聲笑了出來,被我一手挪開毛巾的角喊「找到你了!」,瞥見她眼神閃著機露又狡狤的滿足。然後以上的動作和對答重複N次,直至媽媽我嫌悶叫停為止。

還好我不是忠心的小孩:讀《我的家庭治療工作》

我們每個人不一定有孩子,卻都是父母的孩子;我們不單「曾經」是孩子,即使到如今,在個別層面依然是長不大的孩子,在某些生活難題上依然顯露與原生家庭糾纏不清的結。只是,我們這些「成年人」不願意承認,今日的我們,還是未有真正獨立,依然與父母有所瓜葛。

讚許孩子「你好叻」是好心做壞事?

我家小人兒正值學步兒的階段,她的世界正在急速地擴展,每天都為我們帶來新驚喜:她第一次懂得堆疊積木啦!嘩,她可以不扶著甚麼自己開步走路了!看,她終於成功打開這個小盒子呢!

請別定義我是「偉大媽媽」:讀《傷痛不代傳》(二)

當上全職媽媽以後,曾聽過不少親友的評價。當面說「你真愚蠢怎麼不讓嫲嫲婆婆湊孩子要自己來那麼辛苦」的話,我總能笑著應對。可是,更多的評語是:「你真偉大,放棄大好工作,自己照顧孩子啊。」有人是善意的稱許,也有諷刺的調侃。但不論講者的本意如何,「偉大」這一個形容詞聽起來還是很刺耳。

「我不是好媽媽」:讀《傷痛不代傳》(一)

認識這本書,是因為在照顧女兒上遇到不少困難,牧者和朋友介紹我看的。這不是一本教你「如何育兒」的書,而是一個反思與原生家庭關係的邀請。因為問題的底裡,不是「怎樣安撫寶寶入睡」或是「如何培養寶寶生活規律」,而是當媽媽後感受經常都很糟糕。這對於在懷孕期間快快樂樂的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