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飛行心情

二孩媽的覺悟:放下,海闊天空

「爸爸返工啦!」丈夫準備出門,每天早上都準時起床的一一少爺,跑過去一把抱住爸爸的大腿不讓他離開。爸爸一轉身彎腰湊過去兩歲多的小人兒,用臉上的鬚根「刮」上小臉蛋,還伸手呵癢——「咔咔咔」清脆的笑聲傳來,兩父子玩得不亦樂乎。「你好像沒怎樣這般跟澄澄玩過呢?」「是啊,現在輕鬆多了。」

為甚麼嫲嫲外婆都認定:媽媽縱壞孩子?

把孩子交給嫲或外婆照顧時,當媽的總會有點擔心孩子被寵壞慣壞,回家後陋習難改呀。但很多時候,每當我們接回孩子時,總接到投訴:「孩子一整天在我這兒乖得很,非常聽話;但只要你一出現,孩子就亂來哭鬧發脾氣——是不是你平常縱容孩子,讓他有恃無恐?」「就是你不會罵孩子,他們就欺負你了!」冤呀。

瘋亂頭等艙的陌生小乘客:媽媽三大求生法

「既然你決定留在家帶孩子,怎麼不趕快生第二個?反正都是一樣的照顧啊。」記得當女兒澄澄出生不久,有位長輩這樣勸道。我當時心裡嘀咕:「難道這就如桌上多擺一雙筷子、招呼多一位客人來吃飯這麼簡單嗎?」

幸福無間道?頭等艙迎候新乘客

「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還記得港產片《無間道》中,飾演卧底的梁朝偉,對著他的警察上司黃秋生,在天台上吼叫、抱怨卧底生涯怎麼永無完結的那段戲碼嗎?三年前女兒澄澄出生,毅然跳入「全職待家媽媽」的紅海裡;本打算待到小人兒滿三歲上學以後,我就要重新出發,尋找自己的事業。

爸媽的絕望真相:母女病倒迎春記

「咳!咳咳!」農曆新年前夕的一個星期天,我們一家三口在乘坐巴士的途上,遇到了一位長者伯伯,咳咳咳不停的他坐在斜對面,他和我們都沒有戴口罩。

為甚麼小小孩都擁有天使般的可愛臉龐?

為甚麼小小孩都擁有天使般的可愛臉龐?我家小人兒最近又病了,不能上學得要留家休息。整天盯著她,我忽然對這謎題豁然開朗:因為,若小小孩沒有那麼令人想要捏的可愛臉龐的話,恐怕媽媽們都想要將孩子扔到街外去。

媽咪有多討厭?小人兒最知道!

「媽媽,你不如返工啦,澄澄爸爸湊你啦。」(媽媽你倒不如上班吧,澄澄的爸爸照顧我就可以了。)女兒澄澄睜大雙眼,用著可愛真摯的童聲一本正經地對我說。快要滿28個月大的小人兒口齒伶俐,語意清楚,說出來的句子段落都富有紋理符合邏輯,只是偶然還搞不清「你」、「我」這些代名詞的用法。所以,聽到她這樣說,我不能以「孩子亂說話」為由輕易打發。小小孩子是不會撒謊的,是最誠實的鏡子。

我們要召喚「正義超人」來打「怪獸家長」嗎?

我家女兒澄澄手緊抱著小熊,自顧自認真地對著小熊說話,學著爸媽的語氣來訓示小熊。友人在旁看著如此情境,笑道:「啊這角色扮演實在是女孩子百玩不厭的永恆遊戲呢;而男孩子就總喜歡自封為超人,天天打怪獸。」

那夜我提議丈夫裸跑:帶孩子生活拾趣

「哈,澄澄的樣子真的好像我,我覺得好像自己在跑一樣。」孩子的爸看著自設的電腦桌面相片,說道。那是炎熱的九月天,只穿著紙尿褲的女兒澄澄光著身子在家裡跑,在照片裡咧嘴笑著。記得當時媽媽我千方百計用相機捕捉小人兒的快樂,為的是參加學習褲廠商的推廣活動,讓我可以免費換領一箱學習褲,發揮精打細算的「師奶本色」。

逼師奶上梁山?頭等艙女兒教曉我的事

在港英統治年代受教育長大,接受「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家庭教育薰陶,自以為屬於「政治冷感」的一群。港人熱門的遊行節日「七一上街」,我只是在2003年受朋友邀請姑且一去;至於另一個年度在夏夜裡舉行的政治活動「六四燭光會」,身為記者的我只曾因工作關係到場,從未自發參與。

逆流而下:我當全職媽媽的掙扎

「咦,怎麼眨眼之間澄澄長大了這麼多啊?」小人兒每天在變,朋友好幾個月才見一次面,就好像用快速鏡頭以三分鐘觀看向日葵從早到晚一整天的奇妙變化,那能不讚嘆驚訝?我總笑著回應:「是啊,請你也多眨幾次眼吧,好讓小人兒快高長大,那我就不用整天緊盯著她那麼累了。」

「龍舟水寶寶」還是「暴風幼女」?

這陣子天氣一陣傾盆大雨一陣又艷陽炙熱,才幾分鐘的功夫已變了天。太陽蒸發地上的水氣來濕烘行人,一轉眼又灑起雨點來叫沒有帶傘的人狼狽不堪。老一輩說這是「龍舟水」,在端午節前後,天氣總是這樣瞬間幻變的。

報讀幼兒園的緣由:母愛,不一定偉大

我還懷著澄澄時,已聽聞有些港媽為了爭奪名牌幼稚園附屬之遊戲小組(playgroup)的入讀權,孩子還未出生就早早上繳報名費以作留位用。當澄澄大約六、七個月大時,我揹著她上街市,正閒著的賣菜阿姐也問我:「報了幼稚園嗎?甚麼?還沒有?要早點啊,不然沒位子啦。」

小人兒的嘴巴是不會停下來的

澄澄一向好動活潑,所以不喜歡停下來睡覺,但她非常喜歡吃,食量驚人。很多時候小人兒已吃完我們為她準備的正餐──滿滿一壼360毫升的飯粥啊,差不多等於一碗半普通飯碗的份量呢──但她見著我們吃的話,她還會指著我們正要吃的呀呀呀示意要吃。澄爸爸一邊用筷子給她已張開的大口送點飯粒,一邊問道小公主會不會吃太多了營養過剩呢。我笑著回答,算了吧,她的胃口就像是無底深潭般,反正小人兒的嘴巴是不會停下來的。

還未消耗殆盡的就是眼淚

我家澄澄是春天出生的寶寶,情緒像春天一樣,說變就變:稍一不如意就哇哇哇來一場「大雷雨式」的嚎啕大哭,媽媽真恨不得有「靜音」(mute) 鍵可按;但睡夠吃飽時,小人兒把弄著一點小玩意,又咯咯咯笑起來,很是逗趣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