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頭等艙生活

黃一師傅之腳板碎餅乾

昔日有吳剛師傅「心口碎大石」,我家也有黃一師傅「腳板碎餅乾」;對媽媽來說,表演效果同樣震撼:「咁仲點食啲餅呀?!」

堆填區的水療樂:參觀屯門T.Park

「小朋友,你們知道污泥(sludge)是怎樣來的?」被一群小孩簇擁著的導賞團小姐問道。「沒錯,就是我們的便便!」小朋友們一聽「便便」,變得又笑又叫興奮雀躍。香港過去一直用堆填的方法處理這類廢物,但眼看堆填區快要飽和了,怎麼辦?

帶孩子喧嘩頂上一片天:乘搭香港開篷觀光巴士

香港天文台預告星期六天氣變差,所以取消了女兒澄澄的游泳課。怎料下午時分烈日艷陽大咧咧的曬啊,只是偶然飄來一束淡灰雲夾點小雨罷了——說好了的狂風暴雨呢?人在尖沙咀,本想躲到附近的博物館,但夏日炎炎裡這種空調空間一定擠滿了人啊。有時看見開篷觀光巴士在路上轉呀轉蠻有趣似的,隨興想要帶孩子們體驗在香港當遊客的樂趣、抬頭欣賞頂上一片天的閒逸。說走就走吧!

屋邨小空間、孩子大玩樂:大埔智樂萬象館

「下次我帶哥哥(小表哥)來這兒玩呀。」在大埔智樂萬象館遊玩了一整個上午,三歲的女兒澄澄離開時,雖然又累又餓,卻是一臉快樂滿足,已嚷著要帶上熟悉的玩伴小表哥,下次再來。

寓教於樂的親子「螺旋遊玩園」:澳門科學館

「怎麼?今天閉館?」早上與孩子們遊逛澳門大三巴,小小孩嘴巴沒停一直吃著由推銷員遞上來的杏仁餅豬肉乾蛋卷花生糖……饞嘴女兒澄澄飽得撐不住,在公車上伏在爸爸肩膀上睡著了,丈夫好不容易抱著超過30磅的小人兒沿著海傍走到孫逸仙大馬路的盡頭,到了這座以螺旋形狀為藍本的白色建築物,才知道今天是星期四,也是澳門科學館每週的公休日。

有山水有沙海有日落有甜美回憶的露營地:大嶼山貝澳

不少朋友知道我們一家經常露營,都會問有甚麼營地好介紹。不假思索的,我總會回答「貝澳」,即使設施比不上西貢創興、寧靜不及離島塔門、交通便利不如西貢黃石,我還是獨愛貝澳,因為那兒有山有水有軟綿細沙有無敵海景有醉人日落……還有數不盡的回憶。

守護馬拉松:入冬闔家病倒記

漫漫寒冬長夜,我捂著棉被盡量低聲咳咳咳,好像迴響似的,小人兒房間那邊也傳來清脆綿延的咳咳咳聲。已經不知多少個晚上是如此這般了。在這場守護病孩的馬拉松賽事裡,儘管好像看不見終點,當父母的總得落場陪跑;即使連媽媽我也跟著病倒了,還是得奮力撐著跑。

遠離文明的草原汽車野營:上水馬草壟營地

當城市差不多被商場消費主義全面壟斷的時候,「不准踐踏草地」和「沙灘球不能在沙灘上拍打」之類的條例,自然變得理直氣壯。在這樣的城市成長的我,兒時記憶裡並沒有草地、小昆蟲和水溪,總是有點遺憾。到長大了以後,心底對大自然的嚮往按捺不住,找伴兒陪我遠足爬山露營──就這樣在山野草坪間,戀上了我的情人、找著了我的丈夫。

小人兒過大海:記第一天上學

身為全職媽媽,友人之間的話題都是圍繞著孩子的。「快開學了,孩子在哪兒上幼兒園呀?最好地點鄰近居所,省點路途少點辛苦,即使風雨來了也不怕啊。」「對面海。」「甚麼??要過海上學?」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寵兒:遊Hello Kitty農莊

那些年,當我還是年輕小女孩的時候,與同學們一起追捧的,就是文具上各樣繽紛的玩偶角色:XO、Little Twin Stars、Bon-Bon Cat、Sugar Cream Puff……認識這些名字的相信都是與我同齡的女生,因為這些玩偶商標已不再流行。但是,剛滿40歲的Hello Kitty,至今卻依然長青不敗,成為這兩三代女孩的寵兒。我家女兒澄澄還未滿兩歲時,已懂得稱呼這頭沒有嘴巴的貓做「Hello…tty」(發不了Kit音啊)。

東離西有多遠:搬家記下集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想不到北宋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頗能描繪頭等艙搬家前夕的心情。春季天氣連續十來天都是陰霾刮風下雨甚至落雹,一下子炎熱下一刻又變得寒涼,人也跟著低沉。女兒澄澄發燒感冒咳嗽,丈夫忙著東奔西跑籌措搬家事宜,摟著鬧別扭的小人兒,活在紙箱陣的圍城家裡頭,怎一聲唏噓了得。

Kid-friendly的六星級露營地:西貢創興水上活動中心

每遇假期,社交網站上就有不少朋友上載機場和外遊照片,總是讓我這些長期駐守「頭等艙」的全職媽媽看得牙癢癢羨慕不已。不過,丈夫與我都喜歡帶著孩子露營,全時間親親大自然,留港開發新景點、探索新玩意,其實是既省錢又有趣的家庭樂活動。

當頭等艙遇上氣流:搬家記上集

航機忽上忽下,機師將艙內燈光調暗,除了物件因顛簸碰撞的聲響,全機人都鴉雀無聲,只是用手緊握著上了扣的安全帶咬著唇。每次乘搭飛機遇上氣流,總有一道問題閃過我的腦海:「我會死嗎?」

我家有顆多情小種子:記小人兒第一次傷心落淚

每個早上,女兒澄澄醒來時都會呼喚「媽媽」或是「爸爸」,等著我們走到她的小床前跟她打招呼。星期一的早上,我如常地走到小人兒的床前,彎腰湊過去,躲在厚重被窩裡的小公主甫開口就問我:「爸爸、去咗邊?」(爸爸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