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澄言清語

媽媽自己的胡言亂語,講說世界雜觀

擺平小孩爭執的神奇咒語

又一個平凡不過的黃昏。家姊澄澄煞有介事把玩一張分有好多小方格的貼紙頁,在旁悶透的弟弟阿一當然不會放過與家姊「互動」的機會,想要搶來看。六歲的家姊說好吧,我送一小張給你,但弟弟不依,邊呼喊「我自己!我要自己揀!」邊動手搶。澄澄想要保留主控權:「不!我已經說送你一張了,為何你還要搶?媽媽!阿一搶呀!」

你今年「母親節」了沒有?

「你地班X街!咁都好玩?」在家長whatsapp群組裡,傳來這樣的一段錄音。之前的對話,是大家互相傳送「母親節快樂」的圖像和賀語。留言的是一位媽媽,素未謀面,因為她從沒接送孩子上學,也沒有與孩子同住。後來那位媽媽退出了群組。

我的、我的和我的!孩子如何學習分享?

「這些都是我的、我的和我的!」「媽媽,弟弟又來搶著要玩我的小相機呀!他出手抓我呀⋯⋯」「家姊不給我呀!嗚!媽媽!」沒錯,這是我和很多二孩媽的日常,總是忙著處理兩小的爭執。有時朋友友好地建議,讓他們多買一份給孩子,好避免爭吵。「不用啊,有兩套一樣的話,他們乾脆會不玩的。只有一套,爭爭鬧鬧,才好玩。」資源有限,是讓孩子學習妥協、商討和分享的最佳情景。

贏在起跑線,敗在怕輸蝕?

「不,我們要再玩一局。」五歲多的女兒澄澄上幼稚園高班後,開始接觸需要一點策略和規則的桌面遊戲(boardgame),例如大富翁、UNO,和有「以色列麻雀」之喻的Rummikub等。剛開始跟她玩時,她輸掉了的話會發點小脾氣甚至哭喊:「我不要再和爸爸玩啊⋯⋯」到後來經驗多了,知道輸掉一局還可以下次翻身的機會,就纏著要不停玩直至起碼勝了一回合才罷休。

從家課戰說起:不認同孩子,媽媽還愛嗎?

「你女兒好有耐性,跟我一起摺紙摺了好長時間呢。」「看得出澄澄寫字很認真,功課簿上的配圖也花了好多時間細心地繪畫呢。」身為媽媽,經常聽到這類稱讚女兒的評語,心裡總冒出一句:「跟我自己很不一樣呢。」

佻皮男孩媽的修煉:讀《我想做壞事!》

「這個簡直是阿一來的。」家姊澄澄指著繪本中的主角,如此評論。書中描繪小男孩想做「壞事」,他做了好幾件事,全都是我家一一少爺曾經做過的!偶然在圖書車翻到這本繪本,一翻看可不得了——難道作者在我家安裝了監視器嗎?好動、調皮、腦筋靈活的小伙子要搗蛋,到底要做甚麼?

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

相人:小學校長大觀園

「澄澄今年K2(低班)是吧?有甚麼心儀的小學呢?」圈外人如是問道。至於同屆孩子的媽媽們呢,目前階段正忙著熱哄哄討論各所直資私立小學的報名時限入學策略學校風格之類,只會問你打算報讀哪幾間學校,無暇問你真正想選那所小學了。四方八面的資訊告訴我們,因正值龍年出生高峯期競爭者眾,來年小一入學申請情況嚴峻,心底無奈歎息:「我們真可以有選擇嗎?」

天使在細節:二胎媽媽引導小姊弟相處

「一一!過來呀一一!」剛睡醒人還在賴床的四歲女兒澄澄大聲呼喊,喚叫她親愛的弟弟到來。「呀!」15個月大的一一回應,蹬蹬蹬蹬快步走到姐姐的房裡去,攀上床沿要與家姊玩。有時候,澄澄投訴弟弟用牙咬痛了她嗚嗚嗚淚流滿臉;又有時候,這位小家姊與小弟弟又摟作一團故作親熱咔咔笑起來。

孩子,其實你住在一個叫「香港城」的地方?

在公園裡的遊樂場內,兩歲多的女兒澄澄很喜歡坐在汽車模樣的攀爬架裡,扮演司機,送媽媽我這位乘客到不同地方:「我地去(我們去)……何文田!土瓜灣!西灣河!旺角!尖沙咀!」小人兒對香港很多地區的名字都很熟稔了,只是還不知道我們居住的城市叫甚麼名字。

蝴蝶效應之小人兒尋兇記

1972年,美國氣象學家Edward Lorenz發表了著名的論文:「可預測性:一隻蝴蝶在巴西搧動翅膀會在德克薩斯引起龍捲風嗎?」,為混沌理論(Chaos Theory)和天氣預報帶來一個新向度。想不到,這個稱為「蝴蝶效應」的理論,為我這個不懂天文不熟數學的媽媽,帶來一絲安慰。因為,當我家的小人兒翻起情緒龍捲風的時候,茫無頭緒找不到因由的媽媽,可以推說是有一隻蝴蝶在無名地方搧動翅膀而引發風暴的。

不願棄權:我當全職媽媽的選擇

為甚麼我要選擇當全職媽媽呢? 這個問題我幾乎每天問自己一遍,到今天也是。因為捨不得離開可愛的小寶貝上班去嗎?唔,其實我真心喜歡以前的職位,反倒是捨不得工作。找不到別人照顧女兒嗎?可以找奶奶婆婆幫忙或是僱個外傭褓母也成。是愛孩子所以不想錯過見證她成長的每一刻吧?我本來不是特別喜歡跟孩子相處,而且在職媽媽也可以參與孩子的成長啊。 那到底是為了甚麼?

我家的幼兒歷奇訓練

近年在訓練青少年方面,歷奇為本輔導(Adventure-Based Counselling) 很是流行。在新的挑戰和處境中,透過親身經驗發現這個世界和自己。有別於傳統單向老師講授方式,這套經驗學習法著重的是參與者自身的動機、與外界的互動以及內在反思。在香港教育制度下培訓長大的我,自幼習慣運用抽象符號學習,用的是「紙上談兵學習法」;對這種經驗為本的學習方式很是仰慕,所以希望為自家女兒提供「家庭式幼兒歷奇訓練」。

讚許孩子「你好叻」是好心做壞事?

我家小人兒正值學步兒的階段,她的世界正在急速地擴展,每天都為我們帶來新驚喜:她第一次懂得堆疊積木啦!嘩,她可以不扶著甚麼自己開步走路了!看,她終於成功打開這個小盒子呢!

「你再係咁我唔睬你啦!」

自當媽媽後,經常有機會參與有小朋友的聚會。友人間的孩子多是一兩歲,個子矮矮會走路說話,很是逗趣。但這個階段對很多父母來說很是頭疼──孩子能力強了,要擴展自己的疆界了,也想試驗父母的底線在哪裡,所以經常違命。 「你別要再扔東西了!」「你給我站住!」屢勸不聽,爸媽的火來了。「你再係咁做我唔睬你/唔帶你去街/唔俾你玩……」現代父母都認為體罰是古老不文明的教法,所以先用孩子喜歡的事來威脅,希望小孩能乖乖聽命。但孩子依然故我,爸媽的怒氣衝上頂點了:「你當我的話耳邊風?你真硬頸!」忍不住要打下去了,事情最終以孩子狂哭作結。 為甚麼孩子總不聽爸媽的勸告?因為他們的話真是「耳邊風」吹吹就算!當爸媽的真是可以言出必行嗎?可以不再跟孩子說話,或是永遠將小孩困留在家嗎?小孩聽過幾次,就知道爸媽沒可能執行這些「懲罰」的,所以漠視爸媽實是理所當然啊。而且,以「唔睬你」為脅也是不智的。對孩子來說,正是一個「有憤怒不滿時要拒絕和對方溝通」的絕佳示範。你就不要驚訝為何長大至青少年期的孩子經常做出破壞性行為啊,只不過是負面情緒積壓至臨界點,要洩忿而已。  沒錯,孩子的管教要從小開始。當小孩做出不理想行為時,爸媽可給予選擇:「如果你再做多一次,那你今天不可以吃糕點/不能玩你最喜歡的玩具。」給予孩子的懲罰要具體,是可以執行的。最重要是父母不能讓「例外」出現;假若犯了,就要讓孩子按爸媽當時的話承受「後果」。孩子在經驗幾次過後,就不會輕易蔑視爸媽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