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媽媽書櫃

當父母的育兒求生指引

寧願上刀山下油鍋也不跟小孩說道理?:讀《管教啊,管教》

快滿三歲的女兒澄澄,在吃光了喜歡的豆腐乾和牛肉以後,右手握筷左手拿匙子,把玩著碗裡的青菜和飯,已有好一段時間了。媽媽我忍不住開腔:「這些是食物,不是玩具。假若你飽了不吃就作罷,但不能拿來玩。」然後我想要收起她的碗來;孩子也許從我語氣中知道我不悅,哭喪著臉一副怪可憐的模樣:「我吃!我還吃的!」後來勉強吃了幾口飯菜。

孩子,請別再躲了:讀《幸福童年的祕密》

「澄澄,你在哪兒呀?為何不見了你呢?」我刻意提高聲線呼叫,頭往左往右張望,扮作尋找女兒。兩歲的小人兒剛洗完澡,手抓著包裹身子的大毛巾來掩著自己的眼睛和臉,人卻是光條條濕漉漉地躺在座椅上。澄澄聽見我誇張的呼喊,咭一聲笑了出來,被我一手挪開毛巾的角喊「找到你了!」,瞥見她眼神閃著機露又狡狤的滿足。然後以上的動作和對答重複N次,直至媽媽我嫌悶叫停為止。

苦媽的戰歌:讀《why have kids?》

給你一個測試:請問你同意以下句子嗎?「有了小孩當上父母,是人生最快樂的事!」「給寶寶最好的,就是餵母乳。」「養育小孩是7天24小時都要上班,實在是世上最辛苦卻又最重要的工作。」

足以擊落直升機家長的科研報告:讀《生個孩子吧》

記得懷著女兒澄澄在醫院待產時,子宮規律性收縮帶來的陣痛持續推我走進一段重複的旅程:往山上爬、往山下走,然後再上山下山上山下山……那刻我想,真要佩服生兩個或以上媽媽們的勇氣啊──生頭胎時經歷過這磨人的過程後還願意再生?

要給孩子最好的只能當虎爸媽?:讀《阿德找阿德》

女兒澄澄是在龍年出生的「小龍女」,明年將滿兩歲,符合香港社會福利署最早入學年齡的規定,所以我也多留意關於報讀幼兒園的消息。想不到,今年家長爭相報幼園的場面實在太誇張荒謬,有關新聞竟可跳上報紙頭版成為全城熱話:甚麼早幾天門外紮營露宿甚至為排隊辭職跟其他家長互摑──都只為爭一個入學面試的機會?

小人兒實現了我的1/224個志願:讀《給孩子的信》

在我小時候的年代,小學畢業時流行寫紀念冊,就是活頁式填資料那一種,除了地址電話生日那類普通欄目,上面總有些奇怪資料要你填:血型?志願?在「我的志願」一欄,我總是寫這兩個:作家、教師。 想當作家,是因為小小時候已很喜歡寫作;當同學哎呀呀「牙痛聲」似的為湊夠字數爬格子,我總擔心會不會寫得太多超出字限。已是小六的我,明白現實,知道要當「作家」是很難謀生的,所以會補填「教師」:因為看似人工高、假期多、福利好!

是誰在製造香港小填鴨?:讀《買錯玩具教錯仔》

在物質富裕的香港,買玩具是城市父母對孩子表達心意的流行方法;看著兒女把玩玩具時露出的純真燦爛笑容,心裡盡是滿足。逛書店時看到這本《買錯玩具教錯仔》,被這種港式俚語的標題吸引,所以拿起來翻。不期然想:玩具可以買錯的嗎?頂多是買回來孩子不喜歡所以白佔地方白費金錢?

徹頭徹尾的失敗經驗:讀《從0歲開始》

懷孕的時候,只是偶然翻翻「孕媽媽營養」之類的書,從沒有想過要讀「如何照顧新生兒」那類型的育兒書籍──因為我一直相信: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每個小孩都是獨特的,到時候與小公主見面後才算吧?

陪我走過一段艱苦「坐月路」的繪本:讀《第一次當媽媽》

回想起澄澄初出生的頭兩三個月,特別是「坐月子」的日子,我很少向其他人講述,因為不堪回首。不單是照顧新生兒的壓力,也有是否要辭工當全職媽媽的掙扎,以及長輩們家事的煩惱。我像是被女兒的哭聲罩住了,與外間的聯絡幾乎斷絕,即使似乎我在跟你對話,那也是隔著一層磨砂玻璃,看起來朦朧聽起來模糊。

「你抱得太多寵壞寶寶了!」:讀《教養難帶寶寶百科》(二)

記得澄澄初出生後,有不少好友來探訪,我總是盡量讓他們抱寶寶的,讓澄澄知道這世上還有很多人歡迎她的到來啊。有時候朋友會帶點擔憂的問:「你怕不怕我們抱她的時間太長?有些人說這會縱容寶寶啊。」面對小公主的哭鬧,一些長輩總會有他們的理論:「你是抱得她太多寵壞了,當然會經常鬧的啦。」潛台詞其實是:「你管教不了寶寶,被她操控了。」

請別定義我是「偉大媽媽」:讀《傷痛不代傳》(二)

當上全職媽媽以後,曾聽過不少親友的評價。當面說「你真愚蠢怎麼不讓嫲嫲婆婆湊孩子要自己來那麼辛苦」的話,我總能笑著應對。可是,更多的評語是:「你真偉大,放棄大好工作,自己照顧孩子啊。」有人是善意的稱許,也有諷刺的調侃。但不論講者的本意如何,「偉大」這一個形容詞聽起來還是很刺耳。

我有一位「頭等艙寶寶」:讀《教養難帶寶寶百科》(一)

「高需求寶寶需要較高水準的照顧──就像坐進頭等艙一樣!」讀到這樣的話,實在讓我釋懷不少。並不是我們養育失當造就小人兒如此哭鬧,只不過澄澄是一位「有要求」的特別乘客,不願意接受次等服務而已。原來,我是一位「頭等艙服務員」,工作比其他人要累一點是理所當然的。

「我不是好媽媽」:讀《傷痛不代傳》(一)

認識這本書,是因為在照顧女兒上遇到不少困難,牧者和朋友介紹我看的。這不是一本教你「如何育兒」的書,而是一個反思與原生家庭關係的邀請。因為問題的底裡,不是「怎樣安撫寶寶入睡」或是「如何培養寶寶生活規律」,而是當媽媽後感受經常都很糟糕。這對於在懷孕期間快快樂樂的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