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th: January 2017

一物多用豪華豬仔車:奧地利Mingo

家有一兩歲小小孩的媽媽,一定感到自家的小人兒就像「豬仔」一般可愛吧。既然家有「豬仔」,又怎能缺少「豬仔車」(kids ride-on)這類光聽名字已教人感到愉快又親切的玩具?

頭等艙的N-zero學生

先要從我家女兒澄澄就讀的幼兒學校分班名字說起。兩歲的幼初班是N1,然後屬於幼稚園階段的就是N2、N3和N4。每天還待在家裡自由快活地探索(破壞)、還未滿兩歲的弟弟一一,怎樣才可以給予他家姊澄澄的「正規教育」?就當個N0學生吧。

黃一師傅之腳板碎餅乾

昔日有吳剛師傅「心口碎大石」,我家也有黃一師傅「腳板碎餅乾」;對媽媽來說,表演效果同樣震撼:「咁仲點食啲餅呀?!」

我的「抱偶式育兒」

原來,最近興起一個新名詞——「喪偶式育兒」:不留情面指控爸爸在育兒上長期缺席,讓媽媽感到有如單親般獨自帶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