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th: December 2014

守護馬拉松:入冬闔家病倒記

漫漫寒冬長夜,我捂著棉被盡量低聲咳咳咳,好像迴響似的,小人兒房間那邊也傳來清脆綿延的咳咳咳聲。已經不知多少個晚上是如此這般了。在這場守護病孩的馬拉松賽事裡,儘管好像看不見終點,當父母的總得落場陪跑;即使連媽媽我也跟著病倒了,還是得奮力撐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