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th: October 2013

令小公主點頭做「一字馬」的神奇水果冰

話說,小公主在剛滿一歲以後,她的自我意識開始從矇矓迷霧中走出來,對我們的說話也似懂非懂的。雖然她開始懂得用身體動作和呼叫的語氣表達自己,可是無論我們對著她問甚麼,她都只是搖頭回應,總叫我們哭笑不得。

走過青蔥大地:小人兒二度遊西貢蕉坑

我與好情人都是在山林遠足時相識訂情,最大的嗜好就是結伴在山野石澗闖蕩遊歷。小人兒出生後,走過青蔥大地,男主角當然是大力爸爸,女主角卻換成澄澄BB,我這個當媽媽的則是負責揹行裝的總務。

逼師奶上梁山?頭等艙女兒教曉我的事

在港英統治年代受教育長大,接受「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家庭教育薰陶,自以為屬於「政治冷感」的一群。港人熱門的遊行節日「七一上街」,我只是在2003年受朋友邀請姑且一去;至於另一個年度在夏夜裡舉行的政治活動「六四燭光會」,身為記者的我只曾因工作關係到場,從未自發參與。

足以擊落直升機家長的科研報告:讀《生個孩子吧》

記得懷著女兒澄澄在醫院待產時,子宮規律性收縮帶來的陣痛持續推我走進一段重複的旅程:往山上爬、往山下走,然後再上山下山上山下山……那刻我想,真要佩服生兩個或以上媽媽們的勇氣啊──生頭胎時經歷過這磨人的過程後還願意再生?

小公主奢華一世私の部屋:日本岡村幼兒桌椅

在香港,長輩們知道你將要生孩子的話,總會嘮叨勸說要儲錢呀小孩將來要花你很多錢你沒聽風帆女后說養一個要四百萬港元啊。女兒澄澄出生以後,沒錯是有很多可以花錢的地方;但感恩的是,身邊有不少親友轉贈二手衫褲鞋襪還有嬰兒床浴盆玩具一籮筐,還有很多愛心現金津貼贊助,所以我們倒以為,養寶寶可以不用花費很多的。

要給孩子最好的只能當虎爸媽?:讀《阿德找阿德》

女兒澄澄是在龍年出生的「小龍女」,明年將滿兩歲,符合香港社會福利署最早入學年齡的規定,所以我也多留意關於報讀幼兒園的消息。想不到,今年家長爭相報幼園的場面實在太誇張荒謬,有關新聞竟可跳上報紙頭版成為全城熱話:甚麼早幾天門外紮營露宿甚至為排隊辭職跟其他家長互摑──都只為爭一個入學面試的機會?

再見小公主的初戀,跟安撫奶嘴一起也不枉

「哎呀,寶寶吮奶嘴不好的呀,你們不要讓她吮那麼多啊!」「孩子的安全感應由父母而來,而不是找奶嘴當替代品。」「讓孩子用安撫奶嘴不就是鼓勵戀物行為嗎?所以我從來不讓吮的。」「你們經常讓寶寶吸吮奶嘴,日後很難戒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