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th: June 2013

滿週歲小人兒喝甚麼奶?配方奶 vs. 牛奶

澄澄滿了一週歲後,已再不是嬰兒,是幼兒了,她的世界也不一樣了。為了讓她享有與她年齡相稱的應有尊重,同時提醒爸媽女兒長大了就要學懂放一點手,我們再不以BB稱呼她。

咬咬咬吧:菜段訓練小人兒咀嚼力

我家小人兒自小已很饞嘴,才四個多月見著大人們吃飯,在旁的她會雙眼直盯盯到你覺得沒讓她吃是虧負了她似的;所以我們從那時起就逐漸為澄澄引入固體食物。到小公主大約五、六個月大吧,還未長牙的她老是口水直流還經常放東西入口咬,看著我們桌上的餸菜更是一臉「可憐我給我點吃的吧」;有朋友建議不如讓她自己用手拿著菜心的菜莖咬,既不怕嗆到,吸啜甜甜的菜汁總比吸啜自己的手指要好吧。

咳嗽持久戰

最叫人憂心的,不是小人兒病了,而是你不知道這種纏繞狀態何時才會完結。七天24小時照料澄澄,已不是很夠時間休息;她不舒服半夜醒來,哇哇哇,全家都沒法子睡一覺好的,更是持久的身心大考驗。

「龍舟水寶寶」還是「暴風幼女」?

這陣子天氣一陣傾盆大雨一陣又艷陽炙熱,才幾分鐘的功夫已變了天。太陽蒸發地上的水氣來濕烘行人,一轉眼又灑起雨點來叫沒有帶傘的人狼狽不堪。老一輩說這是「龍舟水」,在端午節前後,天氣總是這樣瞬間幻變的。

還好我不是忠心的小孩:讀《我的家庭治療工作》

我們每個人不一定有孩子,卻都是父母的孩子;我們不單「曾經」是孩子,即使到如今,在個別層面依然是長不大的孩子,在某些生活難題上依然顯露與原生家庭糾纏不清的結。只是,我們這些「成年人」不願意承認,今日的我們,還是未有真正獨立,依然與父母有所瓜葛。

暑夏逐鴨逛館記

這個月來連場雷暴夏雨,好不容易待到星期天天晴,相約澄澄的小表哥到尖沙咀海港城看鴨去。 小人兒本來在巴士上睡得正酣,可是車到站了,被媽媽抱著擠到熱哄哄的人群裡,耳邊響起各式各樣的語言口音吵耳啊。我左穿右插小心閃避人人高舉的手臂,相機們對準大黃鴨拍、拍、拍、拍個夠,還好不用等黃鴨咧嘴笑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