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th: April 2013

小玩意‧大樂趣:不費分毫的自家玩具

孩子每一天花最多的時間就是在遊戲上,專家們都說合適的遊戲可以幫助小孩心智和肌能發展。在這種教育觀點下,「玩具」似乎是不可或缺的,同時也是讓子女「贏在起跑線」的必備產品。

在農場上啼聲踏步的牙牙學步兒

早已跟朋友約定周六帶澄澄到大埔遊玩,但看天氣報告那天是黑雲閃電雷雨的圖案啊──沒有信心的媽媽心想出遊大計要泡湯了麼。那知,周六原是出遊好天氣,既有清風送爽,又有雲朵遮陽,卻沒怎麼下雨呢。帶著澄澄上車出發,一起探訪媽媽很喜歡的「大花白」啊。

還未消耗殆盡的就是眼淚

我家澄澄是春天出生的寶寶,情緒像春天一樣,說變就變:稍一不如意就哇哇哇來一場「大雷雨式」的嚎啕大哭,媽媽真恨不得有「靜音」(mute) 鍵可按;但睡夠吃飽時,小人兒把弄著一點小玩意,又咯咯咯笑起來,很是逗趣迷人。

與自己失去了聯絡的媽媽

記得懷著澄澄六個多月的時候,一個人在山野間挺著大肚子,圍著水塘邊走在樹蔭下漫步,愜意得很。抬頭眯眼看沿著葉子邊灑下來的冬日光線,抹點汗喝點水又拍拍肚子裡的女兒,她不時會踢踢動動身子。心裡冒起了一個字:solitude,安舒自在的孤獨。我是一個人,又不是一個人──因為有澄澄與我作伴啊,多幸福。

我們的第二首主題曲:聽《給不停哭泣的嬰兒》

家有高需求寶寶,我們的第一首主題曲,無容置疑,必定是澄澄嘹亮的哭叫聲。 至於第二首主題曲,也就是在我家經常聽到的樂曲,就是日本神山純一編作的《給不停哭泣的嬰兒》了。一位任教幼稚園的朋友借給我們聽,光看唱碟封套上的名字就知道適合我家小人兒了。

黃昏五六點的魔怪時段

由白日進入黑夜的黃昏時段,對媽媽我來說,很漫長…… 在早上和下午時候,只要我由著小人兒在地上爬爬走走推推翻翻,澄澄心情還是不錯的。但不知怎的,到了傍晚五六點的時候,小公主總要鬧:抱她坐她要脫身哭,由她自由玩又會死命拉著我的大腿嗚嗚嗚要抱……後來發現,只有兩個方法可以稍為安撫她這種沒由來的情緒,要麼抱著她在家裡四處走,要麼抱著她到街上逛。

我們家的香米滑雞

在過去只有我兩口子的年代,偶爾會擔心家裡囤放大袋米太久會不會生蟲子啊。但自從澄澄開始吃米飯以後,我們家由從前的「無飯家庭」變成每天都開爐煮飯。選擇吃甚麼米,這問題變得重要起來。

「你抱得太多寵壞寶寶了!」:讀《教養難帶寶寶百科》(二)

記得澄澄初出生後,有不少好友來探訪,我總是盡量讓他們抱寶寶的,讓澄澄知道這世上還有很多人歡迎她的到來啊。有時候朋友會帶點擔憂的問:「你怕不怕我們抱她的時間太長?有些人說這會縱容寶寶啊。」面對小公主的哭鬧,一些長輩總會有他們的理論:「你是抱得她太多寵壞了,當然會經常鬧的啦。」潛台詞其實是:「你管教不了寶寶,被她操控了。」

出門抹寶寶小手的好幫手:日本製濕紙巾

不論是寶寶還是學步兒,好奇心旺盛精力充沛的澄澄總是喜歡用手到處摸摸摸,有時又會將手指放到口裡啜。若有人阻礙這位小小探索家,她就會哇哇哇叫的抗議。所以,在安全的情況下,在家裡我們盡量讓她摸個夠,然後抱著她洗手好了。

請別定義我是「偉大媽媽」:讀《傷痛不代傳》(二)

當上全職媽媽以後,曾聽過不少親友的評價。當面說「你真愚蠢怎麼不讓嫲嫲婆婆湊孩子要自己來那麼辛苦」的話,我總能笑著應對。可是,更多的評語是:「你真偉大,放棄大好工作,自己照顧孩子啊。」有人是善意的稱許,也有諷刺的調侃。但不論講者的本意如何,「偉大」這一個形容詞聽起來還是很刺耳。

育兒木人巷

澄澄很喜歡比她大一歲的小表哥,所以帶她探訪表哥仔,讓兩個小豆丁瘋玩一個下午。黃昏回到家時,也許是累透,或者是不捨,小公主鬧起情緒來。 放她到地上爬爬,總哭喊著伸手要媽媽抱;抱她呢,又轉身用手腳撐我要下來;給她指著說要的玩具,不消五秒又丟開繼續哇哇哇;讓她吃奶嘴放她上小床睡吧,她更是手腳揮動大聲抗議……然後,以上循環重複N次吧,好不容易待到澄澄爸爸放工回家了,氣氛改變她才稍為安定一陣子,但很快又躁動不安。晚上就寢時間到了,再熟悉不過的戲碼又上演了:哄她睡她要哭;由著她玩吧也鬧。 當爸媽的,得要堅信孩子終有入睡的一刻──特別是當高需求寶寶的父母啊,不然會發瘋找棍子敲暈孩子或自己算了。終於,小人兒靜下來睡了,我兩口子可以聊聊。 站在洗臉盆的鏡子前,孩子的爸爸一臉嚴肅地對我說:「這孩子是來挑戰我們的生命的。」是啊,面對這不可理喻的小人兒,不就是磨練我們「忍耐、忍耐、再忍耐」嗎?婚禮上每對新人都笑著發誓說「我們愛」──愛是甚麼?「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林前13:4上)。嘿嘿,這孩子正是我們的考官! 林沛理在亞洲周刊的專欄上描繪這艱澀很精準:「為人父母之難,在於一副血肉之軀突然被賦予「近乎造物者的權力」(godlike power),對另一個活生生的人的喜怒哀樂,以至前途和幸福,操生殺之大權。」 我,怎能扮演上帝?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我倆已買了單程票,飛機已出發了。待在這育兒木人巷中,只能靠著信,繼續往前走。

我就是那顆抱怨的小石頭:讀《小石頭大流浪》

丈夫帶著女兒到兒童圖書館,借回來只有黑白線條的簡單繪本:《小石頭大流浪》(Peewee Pebble, On the Ramble)。全書大概只有幾百字吧,台灣作者用鉛筆作畫,大部分頁面都是留白的。好情人邊翻書邊催我看,說道這裡邊描述的就是我。

迎夏防蚊作戰:麥氏磁力蚊網

我們家住二樓,且鄰近停車場和垃圾站,所以不時都有不受媽媽歡迎的「不速之客」到訪。澄澄還未出生之前,我倆不是上班就是跑戶外玩樂,所以小強和大蚊這類訪客還不致於造成很逼切的問題。但澄澄蒞臨後,大大增加了我在家生活的時間。當與蟑螂碰面,或是難得的夜間睡眠被蚊子咬癢而打斷的時候,本已瀕臨抓狂的我就很不濟地被牠們打敗,很荒謬地感到我怎麼被小強和大蚊欺負呢?情緒跌入谷底。

我家小人兒會說的第一個字

澄澄從四、五個月大起,已是經常「說話」發聲的寶寶,還自學「吹口水泡」的絕技,一張嘴的功夫常叫爸媽讚嘆。心情好的時候,呀呀嘩嘩巴巴煲煲一直可以不停地講,牙牙學語,很是逗趣。

我有一位「頭等艙寶寶」:讀《教養難帶寶寶百科》(一)

「高需求寶寶需要較高水準的照顧──就像坐進頭等艙一樣!」讀到這樣的話,實在讓我釋懷不少。並不是我們養育失當造就小人兒如此哭鬧,只不過澄澄是一位「有要求」的特別乘客,不願意接受次等服務而已。原來,我是一位「頭等艙服務員」,工作比其他人要累一點是理所當然的。

煮出香滑軟綿寶寶粥

記得澄澄四個多月時,雙眼總是死盯著我們的食物,有時更流出口水來。所以,我們那時候已給她試餵一點奶米糊。起初小人兒好像蠻喜歡用匙進食,但不知怎的,後來每餵一口總要哭幾聲。曾聽說有些孩子是不喜歡米糊,但喜歡吃粥,所以我們便著手研究如何煮出既香又軟綿的寶寶白粥。